当前位置:手书网 > 捡漏 > 3088 跪下磕头

3088 跪下磕头

  “雷老十,你,还有……人要推荐的吗?”

  憨厚老实的雷老十双手连摆笑着摇头,转身也走了。手机端https://m..la

  远处的休憩区,七世祖一帮人见到张老三连招呼不打就走了人,无不感到奇怪和震惊。

  张老三不是我亲哥的五大奇兵么?怎么会一走了之了?

  这不科学啊!

  这不是把张老三给暴露了么?

  这一刻就连伍蒹葭都忍不住主动询问起金锋。

  金锋却是漠然说道:“谁说我的五大奇兵就是张老三了?”

  这话出来,一群人都懵了。

  张老三不是你的奇兵,那谁又是?

  “上清箓,不是谁都能扛得住。张老三,级别还差得远。”

  说到这里金锋却是站了起来。

  一瞬间,所有人都随着金锋的目光望了过去,却是听见一个人急促的声音大声叫道。

  “岂有此理!”

  “雷老十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“你还想推荐人?你怕莫不是疯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一帮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又都懵了。

  远处的台下,张士朋冲着雷老十厉声叱喝。王若健跟陈恭两个人更是气急败坏,眼睛都快喷出火,一幅要把雷老十生吞活剥的揍性。

  就在刚才,明明都说了没人推荐了的雷老十又回到了台下,再次手举高高谦卑的向三大师报告说,他还要推荐一个人。

  这可把三大师都快气疯掉。

  “我,刚才忘了。忘了。”

  这个理由让张士朋几个人气不打一处来,憋了又憋,忍了又忍,终于,三大师都忍不下去了,全都爆发了。

  “我看你就是故意了来捣乱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上清箓是个什么样的仪式吗?

  “简直就是荒唐至极!”

  三大师逐一轮流冲着雷老十痛斥喝骂,口水全都飙在雷老十的脸上。

  雷老十唯唯诺诺不住点头,委屈无比的说道:“我……你们说的,你说的,只要是有资格的人都可以参加授箓的啊。

  这话顿时就叫三大师噎得翻起白眼。

  “你看你自己推荐的张老三,还有你自己,你和他有什么资格去授上清箓?”

  “你们是散修,散修,散修。”

  雷老十低低说道:“可是散修,也是那个修不是。都是三清四御老祖的徒弟徒孙,总不能你们有证的就该歧视欺负咱们这些没拿职业等级证书的不是。”

  “再说,我推荐的张老三是最后一代鬼谷赊刀人。他们的历史,也不比三位道长宗门差了。”

  这将军的话又被张士朋王若健噎得不行。却又无力反驳。嘴角都在抽搐。

  而现场再次响起哄堂大笑。更把三大师们整得来头晕脑胀。

  眼看着都要到了十二点,授箓仪式还没开始,而现场秩序眼看着又要失控,张士朋一发狠,当即就要指使人将雷老十轰出山门,再永远拉黑。

  这当口,张士伟悄悄拉了拉张士朋的黄衣法袍低低说了两句。

  张士朋眼神一动,瞄向天师府内的三省堂。嘴角忍不住斜翘上来。

  “好。雷道长。”

  “我们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  “说。你还要推荐谁?”

  “赶紧说!”

  “告诉你,这次你要再捣乱,别怪我们不客气。轰你出去,永远封杀。”

  雷老十点头哈腰,轻声说了一句话。

  这话出来,张士朋和张士伟两个人愣了愣,不约而同齐声问道:“玉皇派!?”

  王若健跟陈恭呆了呆,也叫出声来:“玉皇派?”

  忽然间,几个人咝了一声,均都露出绝不可能的神情,却是在随后笑了起来。

  “哈!!”

  “玉皇派!?”

  “你又是从哪儿招来的冒牌散修野道?”

  雷老十完全就是一副小辈受气包的样子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不是野道也不是散修。这个人,是真正的道门中人,授过箓,有度牒,并且他的修为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”

  “闭嘴!”

  “住口!”

  张士朋跟王若健四个人齐声大喝闭嘴,一个个勃然大怒,怒不可遏。

  张士伟冷笑连连大声说道:“你个骗子。竟然诓骗到我们头上来。玉皇派早在二十一年前就绝了。”

  “你还敢说这话。”

  雷老十却是不卑不亢回应说道:“这个人的的确确是玉皇派的……”

  “放屁!”

  “你少给我来这一套。”

  “我们道门还没你清楚吗?”

  张士伟冲到雷老十跟前,指着雷老十的鼻子厉声悲嚎。

  “我告诉你,1999年武当山罗天大蘸,为了完成最后一关,钟华道长……”

  “以身殉道,为民成仁!”

  “从那以后,玉皇派便自断绝了传承。到现在,已经整整二十一年了!”

  “你好大的狗胆子。竟然敢冒充玉皇派传人!”

  “你不得好死!”

  张士伟余怒未消,张士朋和王若健几个人更是睚眦尽裂,周围道门上下个个义愤填膺,纷纷对着雷老十怒斥爆骂。

  中年一辈的道士们更是恨不得将雷老十撕成碎片。

  十八年前,在武当山举行了自满清以来的最大的一场罗天大蘸。

  当时主持罗天大蘸的有四个大真人,邵建张承天和王瑾瑜都在其中。

  在那次罗天大蘸之后,张承天也坐了上道尊的宝座。邵建则做了道门协会的大会长。

  王瑾瑜则人间蒸发了十八年。另外一位大真人则羽化归西。

  这位大真人就是玉皇派的钟华。

  玉皇派跟丹鼎派是为数不多独立于正一全真之外的道门分支,有的人说他是正一在宋代时候分出去的,但在很早之前就没了关系。

  玉皇派信奉的是玉皇大帝,始于北宋。传教几乎都在民间,极少有在寺庙中修行。

  到了上世纪中叶之后,玉皇派传承差不多绝了种,只剩下一个钟华道长还在。

  上世纪末罗天大蘸上,钟华展现出来的修为几乎已经无限接近与筑基。可惜在最后关头为了成就罗天大蘸身死道消。

  要是他不死,邵建跟张承天的位置必定要挪一挪。说不定,道尊跟协会大会长都会由钟华一个人担任。

  由于钟华这一门传承非常独特,他一死,玉皇派也就没了。

  他的死,让整个道门痛失了一位最高修为的大真人。也是整个道门最大最惨重的损失。

  这个损失,比起同一年佛门重铸宝岛省地脉龙神死了无数大德高僧更大!

  上世纪末那一年全世界发生了很多很多的玄奇古怪的大事。神州道门佛门也损失惨痛。

  具体原因,到现在都是个迷。

  听了雷老十的话,道门上下对搅局捣乱的雷老十那是恨到了骨子里去。

  “轰出去!”

  “轰出去!”

  “滚!”

  “把雷家拉黑。”

  “把雷家除名!”

  一帮子道门男女义愤填膺怒吼咆哮,恨不得将雷老十给生活剐了一般。

  这时候,雷老十却是不慌不忙大声说道:“你们说断了传承就断了?”

  “万一,你们都错了。又怎么说?”

  “好好好……”

  “雷老十……”

  张士伟气得抽起了冷笑,指着雷老十厉声叫道:“我们要是错了,我当面给你磕头道歉。”

  “你要是错了……”

  “张士伟道长,你可别这么说,你年纪跟我差不离,又是我的长辈,我受不起你的大礼。”

  张士伟脑门充血恨声叫道:“少胡搅蛮缠,你要错了,你怎么说?”

  “我要是错了,那我……”

  雷老十沙哑苍老的声音沉沉缓缓响起:“就,随你们处置好了。”

  张士伟厉声爆吼:“是你说的。”

  “你把那个人给我叫出来!”

  “叫出来!!!”

  雷老十黄皮寡瘦的脸忽然现出一抹诡异的笑,宛若是来自地狱的牛头马面般的狰狞,轻轻退后了一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